首页 > 微信群动态 > 心情日记

时间:2019-04-29 15:55:04 来源:心情日记 作者:微信群分享 ||

温柔的人懂得押一付三

1、因为无法独自承担押一付三的恐怖房租,毕业后我跟刘川枫在京合租。

两个大男人挤在 15 平米不带阳台和卫生间的次卧里,步入了共享经济美好生活,跟另外 6 人使用同一个马桶。

和大部分不甘心回老家养猪的年轻人一样,我俩寒窗苦读想考上北京大学,最后只考上了北京的大学。

毕业后心甘情愿进入了 996 的企业,每天骑着小黄车嘎吱嘎吱摇到地铁站,深更半夜又嘎吱嘎吱摇回出租屋。

出租屋潮湿,木地板缝里土壤肥沃,适合蘑菇生长,栖息着很多小动物和都市白领,整一个生态圈。马桶年久失修,早上起来你都看水面上飘着两截硬屎,有时候是孤舟野渡,有时候是百舸争流。

刘川枫说你觉得我们像不像田园派诗人?

我说什么玩意?

刘川枫说:晨兴理荒秽,带月荷锄归。

 

2、刘川枫在抠门这方面的艺术造诣,可谓登峰造极。

这比的内裤至少穿了四年,在阳光下会有近似丝袜的透明质感,每天早上刘川枫光着屁股在窗帘绳子上晒内裤的时候,隐约有一种少男浣纱的美感。

之所以光着屁股,是因为他只有一条内裤,他的人生规划是:一三五安全行驶,二四六空档滑行。

每次洗衣服的时候,刘川枫都会从衣柜的箱子的某个夹层里小心翼翼掏出一个塑料袋,里面是他积攒了多年的,洗澡剩下的,小到没法再搓澡的肥皂片,然后用一只女士肉丝袜兜起来,和脏衣物一起放进滚筒里。

他说这样可以替代昂贵的洗衣液。在向我展示完他的绝学之后,刘川枫的脸上露出了家庭主妇式的母性微笑。

刘川枫在家下厨半年,唯一的炊具是一口锅,招牌硬菜是“手撕西红柿炒鸡蛋”,我吃过一次,并纠正道,这道菜应该叫西红柿炒番茄。

我问刘川枫为什么不买菜刀和锅铲。

刘川枫向我阐述了他的置物哲学:他并不打算在婚前购置任何贵重家具,大学在宿舍被窃一只心爱的电饭煲之后,他就意识到了大城市的人心叵测,冷暖自知。

说白了就是这个男人舍不得花钱。

我问刘川枫省钱要做什么?

本以为作为一个 25 岁的年轻人,应当有一些“带妹去看浪漫的土耳其,然后一起去东京和巴黎”之类的远大理想,刘川枫却表现得毫无情趣,告诉我他的理想,即全中国男人的庸俗三连:背房贷,背车贷,讨老婆。

刘川枫的厨艺突飞猛进,后来还研发了用筷子炒河粉的前沿技术。

多年以后,每当我路过中央电视台大裤衩的时候,我都会想起刘川枫的杂技,我想也许那里才是刘川枫的舞台。

只可惜《曲苑杂坛》已经停播多年了。

时不待我刘川枫。

 

3、刘川枫其实是一名爱猫人士,曾经收养了一只寒风中瑟瑟发抖的流浪猫。

在选购猫粮的时候,刘川枫一口气买了十斤,财大气粗完全不像他的作风。

我问刘川枫囤这么多猫粮做什么,刘川枫兴奋地说,这牌子便宜,买一送三,二十块钱五斤!

包邮,他又补充道。

不料此猫生于北平,长于朝阳大悦城这等高端人口聚集区,是个讲儿究儿猫儿,对于廉价猫粮不屑一顾,绝食,作为报复,撕烂了刘川枫那条内裤。

在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,这只猫趁没关窗,顺着窗帘,逃离了我们的贫民窟。

那晚北京难得地下着小雨,刘川枫打着手电,满小区找猫,真实上演了“它应该在车底,不应该在车里”的悲伤画面。

有次路过小区一辆面包车时,刘川枫突然就开始喵喵叫了起来,悲恸至极,引人落泪。

我说不至于吧,这猫你才养了三天,哪有这么深厚的感情。

他说猫粮还剩九斤呢,你不心疼吗。

后面三个月我都不敢吃他做的饭,因为我发现猫粮好像不见了。

 

4、五一劳动节刘川枫打电话给我,问我在海南岛旅游体验如何?

我说你等一下我他妈鞋被人挤掉了我先找会儿。

刘川枫说江湖救急,你把海南的风景照发两张给我。

我说什么?

刘川枫说本打算五一在家省钱,结果老家堂弟说要来北京了,他想借我照片发个朋友圈,假装在巴厘岛,避避风头。

刘川枫说咱又不是湖南驻京办的,这年头去哪不用花钱?

返京后,作为酬谢,刘川枫破天荒买了二两牛肉卷和一斤香菜,煮了一锅绿色火锅。喝了两杯燕京,刘川枫醉了,他说:

“小时候没有零花钱,出去捡篮球场上初中生扔的矿泉水瓶,被我爹发现之后,抽了我二十几个耳光。我就跑到操场栏杆上去倒挂,挂到流鼻血,打不死我,我就放你的血!”

“我爹总是打我,我一直觉得他生孩子是因为舍不得花钱买沙包和拳击手套,我辛辛苦苦考上 X 大,就是为了证明他错了。后来我发现,跟他斗了二十几年,原来根本没有这个必要,他总会知错的,但不是因为他变好了,只是因为他变老了,挺悲哀的。”

“你知道什么是夏天的烟花吗?哈哈,以前院里小孩都不跟我玩儿,我就把过年的烟花藏起来,攒到夏天,然后我就在院子里放烟花,然后他们就全都围过来,跟我做朋友。”

“存钱是为了什么?存钱是为了有朋友!”

我听得心里不是滋味,还想敬刘川枫一杯酒,发现他已经趴在火锅边上,睡着了。

 

5、小区楼上有个中年男人,整晚疯狂咳嗽,吐痰,在天花板走来走去,像踩在你脸上,我神经衰弱,整夜都睡不着。

刘川枫倒是睡得跟猪一样。

有一天,楼上那边咳了老半天,忽然安静了。

刘川枫半夜把我摇醒,瞪着眼睛问我:楼上这事你不觉得奇怪吗?要不要报警啊?

我说神经病啊你,别吓我了,好不容易睡个好觉,我他妈现在又睡不着了!

 

6、一天傍晚,我正在房间观摩一些描述人类繁衍生息的具体过程的影视作品,突然一只挥着翅膀的老鼠冲进了房间,在我头顶盘旋。

我惊慌失措,大声呼救。

然后刘川枫从阳台拿着撑衣杆,冲进了房间,我落荒而逃。

五分钟后,刘川枫满头大汗出来了。

我说飞鼠呢?

刘川枫说:飞出去了。

刘川枫说,你真的活过二十多年吗?那玩意叫蝙蝠!

 

7、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。

刘川枫说他要走了。

夏天到来之前,刘川枫开始打包行李,准备离开北京。

刘川枫一走,我又没钱单独租房了。

刘川枫说,他父亲前年确诊了肺癌,毕业后他一直往家里打钱,前两天他的母亲告诉他,以后可以不用再给家里寄钱了。

他也终于可以不用留在北京了,准备找一个暖和一点的城市生活,工资会比北京低一些,但其实无所谓了。

“像我这样的人,怎么样都可以活下去的”。他笑着对我说。

刘川枫给了房东续租了三个月的房钱,让我继续住着,让我慢慢找工作,钱不急,等有钱了再还。

我坐在狼藉的地板上,鼻子特别酸。

刘川枫还说,“兄弟,你也别大手大脚的了,存点钱。以前我把钱看得太重了,那是因为觉得攒钱让我有安全感。

现在你问我,25 岁,到底应该存够多少钱,我想即便买不起大房子,至少也得存个押一付三的钱,人在江湖飘,至少得有个容身之所吧?“

押一付三这话,听着沉甸甸的,人生好像就是押一付三,总得为了明天的日子,吃眼前的亏。

我送刘川枫到北京站,我了解刘川枫,北京站硬座多,比高铁省钱。

刘川枫上车前一副欲言又止,又憋着笑的样子。我说你还有事?他淫笑着说,你很快就知道了。

最后那个夏天,我拉开窗帘的时候,大喊了一句我草。

上面倒挂着一只蝙蝠的干尸。

 

返回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