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微信群动态 > 心情日记

时间:2019-04-26 00:31:06 来源:心情日记 作者:微信群分享 ||

实在不行,就别做最正确的决定了。

去年春天开始的时候,我和我最好的朋友分手了。十五岁开始,Leo 就是我的朋友。我们高中在同一个班,念的大学只隔了七公里。在长达八年的时间里,他和我的友谊长久而牢固:

高二的时候我考砸了期末考试,坐在他的旁边大哭;大二的时候他和女朋友分手,我去当了唯一的热心听众;

有一年的七夕大家都没得过,我们就约了共同的朋友出来聚餐。大多数时候我们也不怎么联系,但每当我们坐在一张桌子的对面,就好像什么都可以告诉对方。

可是,当我们都迈过二十岁的门槛之后,我们之间的关系开始出现了一些困惑。

那年我们一起去陌生的城市旅行,订的酒店出了问题,差一点流落街头。当时正值黄金周,酒店的房间本来就很紧张;又因为是我负责的预订,我觉得特别地自责。天已经黑了,我们坐在麦当劳里想办法。我慌得要命,什么也做不了。Leo 给新订的酒店打完电话,看到我一脸沮丧地呆坐在座位上,用一种安抚的语气对我说:“别担心,都解决了。

那天晚上,酒店的问题很顺利地解决了,但是 Leo的那句话却像是埋下了一颗地雷。我围着这块地方反反复复地看来看去,就是看不出被埋下的到底是什么。我想起很多似是而非的细节,但好像却没有一个能构成足够明确的论据:在我最需要帮助的时候,Leo 总是会出现在我的身边;

我在恋爱里既不幸运也不聪明,当我对 Leo讲起一些我的感情生活,他总是对那些对我不好的男孩表现出激烈的敌意;站在我的立场上,我一直知道 Leo非常优秀和可靠,是我愿意介绍给我最欣赏的同性朋友的男孩,可当我的同性朋友问我“你把他夸得这么天花乱坠,自己怎么不抓住”的时候,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

我和 Leo 认识对方认识得太早了。倘若我们是大学开始才相识的新朋友,或许我们还可以彼此试探几个回合。但我们之间本就存在的友谊让“试探”失去了意义。女孩子通常使几个花招就能知道对方是否在乎自己,但是我又不需要知道 Leo 是否在乎我。我当然知道 Leo 在乎我。我想知道而又不知道的是,这个在乎到底意味着什么。

在这样的情绪里来回摇摆了将近半年之后,有一天,我和我很欣赏的一个异性网友去吃晚饭。我之前跟 Leo 提起过这个网友,自然也告诉了他去吃晚饭的事情。Leo 好像对这个网友和这顿晚饭很感兴趣,问了我不少问题。我们在微信上有一搭没一搭聊到了晚上,互道了晚安。我开了一听啤酒,喝着喝着,我突然被一种又迷惑又委屈的情绪压倒了。

因为我发现我还是不知道,还是想知道却又不知道,Leo 对于这顿饭的关心到底意味着什么。啤酒见底的时候,我发微信群里发微信问他:“所以你到底什么时候愿意和我谈恋爱?”

发完这条微信,我就去洗漱了,回来时我收到了他的回复:“其实,我一直都挺愿意的。”我和 Leo 在一起的时候没有告诉什么人。反而是分开的时候,好像大家都知道了。

当时我的朋友说我蠢,对我说,“虽然我不认识那个男的,但是你仔细想想,你俩要是能在一起不是早在一起了?你还非要自己试一遍才知道?现在连朋友都没得做了吧。”我们的“恋情”只维持了两个多月,但我花了至少四个月的时间才走出那种糟糕的心境。在所有“普通的失恋痛苦”之外,最折磨人的感觉就是“后悔”。

如果那天晚上没有提那个问题就好了;
如果我没有去反复地思考那些细节的意义就好了;
如果我一开始能做那个正确的决定就好了;
……

那段时间,我在微博上看到一张插画,画上两个小人站在面对面的两栋高楼的楼顶。配字是:“人和人之间的距离是不能轻易跨越的,稍微计算失误就回不去了。”正触动了心事,我看那张插画的时候,真切地产生了仿佛从高楼坠下般的痛苦。

有一次,我和我们的共同朋友一起吃饭,我学着民国的表情包说:“现在就是后悔,非常后悔。”话是笑着说的,但是我真的非常难过。我的身体里还存在着很多自动化的反应,就像看到一件好笑的事情总想转发给 Leo,然后被这种"自然而然"的反应反复提醒着我的损失。这种痛苦是持续的、不断重演的。共同朋友用同情的目光看着我,然而突然说:“但是,也是你自己选择不再和他联系的呀。”这句话让我想了很久。Leo 是学计算机的。在秋天的第一片落叶掉下来的时候,我发了分手后第一条私信给他,内容是这样的:“话说,在机器学习算法里,学习目标的复杂程度会影响训练的效果吗?比如,根据昆虫类型分类图片,会比根据它们被发现的时间分类更难吗?”

我和 Leo 就这样和好了,作为朋友。没有人再去提起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发生的事情。我们还是可以像以前那样分享有意思的小事;也在对方遇到困难时提供全心全意的帮助。但另一个意外的收获是,我再也不会产生和以前一样的困惑,去思索这样的“全心全意”到底有着什么特别的含义;也不再怀疑我是否错过了什么,或者忽略了什么。我们都变得比以前更加坦然。

在我们短暂的在一起的时间里,Leo 给我讲过一件事。那段时间他在国外交换,有一天晚上不慎喝了浓度太高的咖啡。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时候,他想起了我。他也和我一样困惑。困惑我们共享的时光究竟意味着什么;困惑我们之间是否存在别的可能。他自认是一个对时间吝啬的人,却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愿意把时间花给我。想到东方既白的时候,他也没有找到答案。

世界上的确可能有一个非常好的人,很早就出现在你的身边。你们相互了解、相互关心,但是你们最适合的还是在夏夜里分享一瓶啤酒,说一些有趣的废话,吹着晚风走长长的路,然后各自回家。我觉得这就是答案。对于长久的困惑着的我和 Leo 来说,这正是我们需要的那个答案。

在我和 Leo 既漫长又短暂的故事里,我至少做了两个听起来不那么正确的决定。

一是,和朋友在一起;
二是,分开之后还保持联系。

但却正是这两个决定,消解了我们的友情之中长久存在的困惑,却没有因为如此而消解了友情本身。世界上有一种生活方式,我称其为“公众号式生活哲学”。它是观点鲜明的、敏感而挑剔的。我们被这样的生活哲学包裹着,也想做个非黑即白、尖锐而潇洒的存在。

比如,对一个人太好,就是“舔狗”(真心对一个人好,为什么就是“舔”了呢)。
比如,分手后不该做朋友。
比如,兔子不吃窝边草。

这些词语和观念的“发明”,真的会影响到我们的决定。但真实的生活不像公众号推送一样旗帜鲜明,它是柔软而混沌的。就像我和 Leo,我们并不是站在两栋高楼上互相张望,反而像是在一个巨大的迷宫里寻找着对方。并不是每一条路都可以走通,但幸运的是总可以接着走下去。我们也总有一天会碰见对方。那里,至少会有一片空地,让我们能坐下来,像年少时那样聊一会儿天。

这两年,我发觉自己有一个很大的改变是,我不再竭力为了做“最正确”的事,而让自己太过痛苦了。因为我渐渐开始觉得,一种好的生活哲学,不该是过于明确和具体的。因为每个故事都不一样,凡是具体到行为的生活指南,都显得不太可靠。对于一个选择,我们可以用言辞和逻辑去渲染它的极度正确,让人觉得“非如此不可”;但却不能忽略,我们的生活里总有论证不到的特别理由。

如果有一个看起来非常正确的决定摆在你面前,而你却偏偏不想做它。那么就一定有背后的原因。最常见的原因,就是我们“真实的感受”。一件很奇怪的事情是,我们做决定的时候,常常会把别人的感受放在很重要的位置,却不太习惯把自己的感受纳入考虑。

比如我和 Leo 的故事。如果我始终做最正确的决定,不和他在一起,那我可能永远都会在内心的角落里保留一份困惑,担心自己错过了重要的相遇。永远用余光去打量 Leo 是否对我有其他的期待,我觉得对我们的友谊也并不是一件好事。

而后来,当我屈从于我的困惑,问出了“不该问”的问题,才终于结束了这一份“困惑”和“打量”。现在,在和 Leo 在一起又分开的一年之后,再去看待这件事,我觉得我不再后悔在一起,也不再后悔分开了。所以,真的不要为了做“最正确”的决定,而去伤害自己最真实的感受啊。

 

返回首页